高祖以亭长为县送徒郦山

 澳门太阳集团2007手机版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4-30 04:47
高祖以亭长为县送徒郦山

是也。
高祖以亭长为县送徒郦山,徒多道亡。自度比至皆亡之,到丰西泽中,止饮,夜乃解纵所送徒。曰:“公等皆去,吾亦从此逝矣!”徒中壮士愿从者十余人。高祖被酒,夜径泽中,令一人行前。行前者还报曰:“前有大蛇当径,愿还。”高祖醉,曰:“壮士行,何畏!”乃前,拔剑击斩蛇。蛇遂分为两,径开。行数里,醉,因卧。后人来至蛇所,有一老妪夜哭。人问何哭,妪曰:“人杀吾子,故哭之。”人曰:“妪子何为见杀?”妪曰:“吾子,白帝子也,化为蛇,当道,今为赤帝子斩之,故哭。”人乃以妪为不诚,欲告【告:因其不诚而告发,未免小题大做。《汉书·高帝纪》作“苦”,即让老妇吃点苦头,比较合理。《汉书·高帝纪》材料主要取自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,所以此处从《汉书》。】 之,妪因忽不见。后人至,高祖觉。后人告高祖,高祖乃心独喜,自负。诸从者日益畏之。
秦始皇帝常曰“东南有天子气”,于是因东游以厌【厌:镇压。】 之。高祖即自疑,亡匿,隐于芒砀dàng山泽岩石之间。吕后与人俱求,常得之。高祖怪问之。吕后曰:“季所居上常有云气,故从往常得季。”高祖心喜。沛中子弟或闻之,多欲附者矣。
高祖担任亭长,就用竹皮制作冠帽,命令求盗前往薛县制作,他经常戴在头上,等到富贵时也经常戴着,就是人们所说的“刘氏冠”。
顾颉刚:“在新的五德终始系统中,汉之不得不为火,正如在旧的系统中汉之不得不为土一样。黄龙见于成纪的符瑞,是公孙臣主张汉为土德之后才出现的。那么,神母夜号的符瑞,自然应当待刘向父子发明了汉为火德的主张之后才出现,可以无疑也。”高祖担任亭长时为县里押送刑徒前往郦山,很多刑徒在路上逃走了。他心里估计到郦山时就都逃光了,走到丰邑的沼泽,停下来饮酒,在夜里把他所押送的刑徒全部释放。高祖说:“各位都走吧,从此以后我也不回去了!”刑徒里有十几个壮士愿意跟随他。高祖带着酒意,在夜里径直穿过沼泽,让一个人在前面探路。走在前面探路的人回来报告说:“前方有一条大蛇挡在路上,我想回去。”高祖喝醉了,说:“壮士走路,怕什么!”于是他上前,拔剑砍蛇。蛇就被砍成两段,道路通畅了。走了几里,高祖因为醉酒,就地躺下。后面的人走到大蛇出现的地方,见到一个老妇在夜里哭泣。人们就问她,老妇说:“有人杀死了我的儿子,因此我在这里哭。”人们就说:“老妇的儿子为什么被杀?”老妇说:“我的儿子,其实是白帝的儿子,变化为蛇,挡在路上,今天被赤帝的儿子砍为两段,因此我在这里哭。”人们都认为老妇不诚实,想要让她吃点苦头,老妇却忽然不见了。后面的人赶上来,高祖醒了。他们告诉高祖这些事,高祖心里暗自高兴,自以为了不起。众追随者越来越敬畏他。
秦始皇帝经常说“东南方有天子之气”,当时就巡游东方来镇压那里的天子之气。高祖怀疑和自己有关,就逃走藏匿起来,隐居在芒砀山的湖泽与岩石之间。吕后和别人一同寻找,总是能找到他。高祖感到奇怪而问吕后原因。吕后说:“你所在之处的上方总有云气聚集,所以跟着云气走就会找到你。”高祖心里很高兴。沛县的子弟有人听说了这件事,大多想要追随他。
秦二世元年秋,陈胜等起蕲qí,至陈而王,号为“张楚”。诸郡县皆多杀其长吏以应陈涉【陈涉:陈胜,字涉。】 。沛令恐,欲以沛应涉。掾【掾:曹参任狱掾,因此“掾”字应在“曹参”前。】 、主吏萧何、曹参乃曰:“君为秦吏,今欲背之,率沛子弟,恐不听。愿君召诸亡在外者,可得数百人,因劫众,众不敢不听。”乃令樊哙召刘季。刘季之众已数十百人矣。
于是樊哙从刘季来。沛令后悔,恐其有变,乃闭城城守,欲诛萧、曹。萧、曹恐,逾城保刘季。刘季乃书帛射城上,谓沛父老曰:“天下苦秦久矣。今父老虽为沛令守,诸侯并起,今屠沛。沛今共诛令,择子弟可立者立之,以应诸侯,则家室完。不然,父子俱屠,无为【无为:徒劳,指白送命。】 也。”父老乃率子弟共杀沛令,开城门迎刘季,欲以为沛令。刘季曰:“天下方扰,诸侯并起,今置将不善,壹败涂地。吾非敢自爱,恐能薄,不能完父兄子弟。此大事,愿更相推择可者。”萧、曹等皆文吏,自爱,恐事不就,后秦种族【种族:灭族。】 其家,尽让刘季。诸父老皆曰:“平生所闻刘季诸珍怪,当贵,且卜筮之,莫如刘季最吉。”于是刘季数让。众莫敢为,乃立季为沛公。祠黄帝、祭蚩尤于沛庭,而衅【衅:杀牲以血祭新制的器物。】 鼓旗,帜皆赤。由所杀蛇白帝子,杀者赤帝子,故上【上:同“尚”,崇尚。】 赤。于是少年豪吏如萧、曹、樊哙等皆为收沛子弟二三千人,攻胡陵、方与,还守丰。
秦二世元年(前209年)秋季,陈胜等人在蕲县起兵,来到陈县后自立为王,号称“张楚”。很多郡县的百姓杀死当地长官来响应陈涉。沛县令很害怕,想要在沛县起兵响应陈涉。主吏萧何、狱掾曹参于是说:“您担任秦朝的官吏,现在却想要背叛秦朝,率领沛县的子弟起兵,恐怕他们不会听从。希望您召回那些逃亡在外的人,能够得到几百人,利用他们来胁迫众人,众人不敢不听从。”于是县令就命令樊哙去召回刘季。刘季的部众已经有几十上百人了。
这时樊哙跟随刘季回来。沛县令后悔了,担心发生变故,就关闭城
标签:澳门太阳集团2007手机

上一篇:王媪见其上常有龙
下一篇:济南王刘辟光